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极限地震 >

如果这就是爱

时间:2020-10-20来源:激情接触网

  夏末,秋至
  二年前的一道熟悉面孔,却在二年后是已是非.莫小欣一个人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微风吹过她的头发,很飘逸。虽然是夏末,但阳光依旧在她身上跳起闪烁的光芒,让她感受到了,还是有一点的炎热。再过一个月就是秋天了,因为她喜欢秋天里在雨中漫步的情景。
  艾利顿中学,一个座落在南方某个海滨城市的重点贵族中学。莫小欣的青春童年就是在这里渡过的。还有一个月就要离开,因为秋天的到来,就是她要考取国外一所高等学府的升学考试,这是她全家人给她的期望。作为学校校长的独生女,莫小欣从小的观念里就是努力学习、全校第一。所以她一直是孤独的,也是成功的,因为她一直都做到了,所以她是艾利顿中学的骄傲。同学们对她都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为感觉她跟他们不是同一个生活圈的人。
  欧阳磊一个就是为了艾利顿的升学率而来这里不到一个月的男生。他有着桀骜不驯的性格与俊朗的外形,就是因为艾利顿的专业升学率最高的是影视。而他就是影视的特长生。所以他从北方的一所高中转入到了艾利顿。艾利顿一向在莫小欣父亲的严理整治下,校园学习的氛围特别好,所以在艾利顿,是没有学生恋爱一说的,只要有,那就只有一种结果:退学。记得去年的时候,读书这么久来莫小欣唯一的一个异性同桌对她有了好感,在一个阴雨的天气里,他送忘记带伞的莫小欣回家,然后这个男生被莫名的退学了,除了莫小欣与她父亲,没有多少人知道原因。那年的那天正好是莫小欣十七岁过的第一个秋天。莫小欣为了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只能与别人保持着距离,可是她内心很想交一二个能谈心的朋友,因为十八九岁的少女也会有情窦初开的时节。
  莫小欣依旧喜欢在下课的时候,跑到艾利顿最高的艺校楼上面去呼吸新鲜空气,因为她很想跳过高楼欣赏着这个城市所有风景。夏末的风是缓缓的,偶尔有知了还在叫,可是她的心情不错,因为离她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三十天、二十九天、二十八天……莫小欣边数着天数,边跳起了脚步,这是她懂事以来,唯一能放松的一刻,因为她一直是活在父母当中的乖乖女。
  “谁在哪里吵,别打扰了我的休息时间”猛然间从莫小欣的旁边走出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磊,可是莫小欣却不认识,只是说了一句“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然后就仓促的走了,因为她看到了以前在学校里从没见过的一张俊俏的脸,而这张脸有点像她记忆中熟悉的脸。莫小欣的脸红了,十九年来第一次,不一样的脸红。
  欧阳磊来到这里二十八天了,还有二十八天他也就要参加电影学院的入学考试了,来这里的二十八天,他没认识任何一个人,因为他觉得没必要,他对这些贵族子弟没有什么好感,就算他自己也是贵族。事实上他完全可以靠他家里关系进他想要的电影学院的,可是他没有。
  欧阳磊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学校的一些惯例,因为没有几个人见过他,见过他的人都背地里向他写过情书,可是他却一封没看。43班,这是他来这个学校的第一天进教室,因为前面的二十八天,他都是在艺校楼呆着的,43班作为本届的重点班,自然莫小欣是存在的,莫小欣坐在第三桌的第三排,欧阳磊被安排在了第一桌的第五排,正好是欧阳磊45度眼角的正前方。
  距离升学考试的前二十天,艾利顿都会进行升学考试宣誓。虽然本届有将近三成的艺考生,可是欧阳磊,凭借他外在条件,还是当了本次宣誓大会的主持人。想知道,他入艾利顿就是凭他的外表打破了校规,因为艾利顿不会轻易接插班生。宣誓大会的最后一道程序是本届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要上台接受主持人预先准备好的提问。
  莫小欣上台了,所有的问题都回答的很好,正准备下台的时候…………
  “你作为艾利顿一个传奇优秀学生,你除了学习有其它的爱好嘛”
  欧阳磊的问题一出,全场安静了,莫小欣也呆了一会,因为这个问题不是在准备当中的,安静过后的台下爆发了一阵阵欢呼声,因为可以说,欧阳磊的这个问题代表了很多想追莫小欣的男生所问的,因为莫小欣的课余生活,对于学校的很多人来说,都是谜。
  莫小欣不敢看欧阳磊,因为眼前的面孔似曾相识,可是她得回答。
  “我喜欢下雨天的秋天在雨中漫步”莫小欣没有多想,她是发自内心的声音——因为十七岁那年,正好是入秋的第一场雨,她忘记带伞,走在雨中的她,被一个男孩子送去了及时伞,这个不是别人,是她从懂事以来,除了她父亲外,一个与她相处最多的男生,也是她唯一的一个同桌。十七岁的她并不是什么都懂,有可能是友谊,有可能就是简单的同学之情,可是莫小欣对他那时是有朦胧的好感的。虽然第二天他就被她父亲给辞退了,可是莫小欣知道她从此喜欢上了秋天,而且是下雨的秋天。
  那一天,欧阳磊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答案,因为他在艺校楼上第一眼碰到莫小欣后,他知道,他没有白来艾利顿,从三十天倒数至二十天的每一天,他都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去了艺校楼想去等一个人,可是却从没等到过,在教室里他只能在她背后的45度内看她飘逸的头发。那天他却知道了,他原来还是有机会去了解莫小欣的:下雨的秋天。
  时间依旧在进行着倒计时,所有人都有点紧张,可莫小欣依旧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被他父亲接送,因为十九年的寒窗,就等十多天就要开花结果了。莫小欣是否喜欢去国外进修,除了她自己谁都不知道,记得那时同桌的他问她
  “莫小欣,你高考最想进什么学校”
  “北京大学的未明湖的荷花是我最想去看的”
  这几天,夏季的末雨很多,欧阳磊病了,班里很多同学都在议论,说欧阳磊耍酷,下雨天带着伞却不打,很多女生都去给她撑伞,可他却不要。莫小欣却一个人还是在享受自己最后将近十多天的升学考试冲刺,今天她却看不进书,心里很不专一,因为她刚才就是听到了同学们的议论,连续几天的雨停了后,莫小欣好久没去艺校楼了,楼上风景依旧漂亮,只是夏末的雨后比往常多了一份凉意,这预示着,莫小欣喜欢的秋天越来越近了。
  “你好,我是欧阳磊,43班第一排第五桌”
  猛然间欧阳磊出现在了莫小欣的面前,莫小欣被这突如奇来的自我介绍吓了一跳,很久没跟男生说话了,莫小欣这次细看了一下欧阳磊,眼神真的有点像,像他,像被他爸开除的唯一她的那个异性同桌,
  “你好,我是莫小欣”念完这五个字,莫小欣还是赶紧走了,只是这次的的心跳比上次还要强烈,她说不出莫名的感觉。
  还有十天大家都要进行升学考试了,大家都忙着在写最后的同学赠言,莫小欣也准备了一个本子,传给了同学,最后这个本子传到了欧阳磊这里,欧阳磊有点紧张,想把他从与莫小欣第一天相见想说的话都写上去,可是他知道,这样会被莫小欣的爸看到的,所以他就写了这样一句话,
  “你若安好,便是秋天”。
  还有三天要考试了,也就是还有三天要入今年的秋了。欧阳磊,提前二天去了北京一所电影学院考专业成绩去了。回来后已是升学考试的前一天了。艾利顿这个百年学府,明天又要展示她的风采了。升学考试的第一天来了,莫小欣要考三天,共六科,而欧阳磊专业已过,聊城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只剩三门文化科。今年入秋的第一天没下雨,欧阳磊有点失望。
  连续二天,欧阳磊的科目都已考完,明天最后一天了,这几天,他只见过莫小欣一次面,就是在饭堂的时候。入秋的第三天还是中午的时候,天下起了蒙蒙细雨,欧阳磊有点兴奋,因为知道,莫小欣没带伞,而她父亲也在忙于监考,肯定没时间来送伞,雨越下越大,只剩下最后一个考试科目了,莫小欣好想冲进雨中,去下一个考点,可是她知道,她不能这样做,因为如果这样而影响到她的升学分数,她会对不住艾利顿,对不住她的父母。
  她在等着希望雨小点,所有考生的父母都把考生接到了下一个考点,而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莫小欣猛然间想冲进雨水的那一刹那,一把伞盖住了她的头,莫小欣抬头看到了似乎二年前的那张熟悉的面孔。欧阳磊在即将离开艾利顿的时候,还成了自己的心愿。
  “你不用怕,你父亲开除不了我,因为我已经毕业了,”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会千方百计想了解对方任何信息,而欧阳磊想在学校里得到这点信息还是有的,
  莫小欣不说话,这次不是细看,而是观注了一下欧阳磊,二年前的那一幕,今天是欧阳磊把我重温了,这个拥有俊朗外表的男孩子是不是以前父亲开除过的我的那个唯一异性同桌。雨越下越大,二个人消失在了雨幕中,因为过完这最后一轮考试,二个人都要离开这所学校,有可能会分隔二国。
  升学考试放榜了,莫小欣以优异的成绩还是稳列全校第一,按往年的推测,只要她填了国外的那所学校志愿,被录用是毫无疑问的,欧阳磊还是考入了北京那所他想进的电影学院。升学考试后的艾利顿显得格开安静,或许是累了的时候,需要休息。填志愿的那一天,艺校楼的楼顶,一群鸽子飞过,楼顶上出现了二个身影,莫小欣从高考完后的那一刻起,她就是自由的了,感觉她的使命已完成。
  “小欣,你说外国有秋天嘛,外国的秋天下雨是什么感觉,那时还会有人为你撑伞嘛?”
  “欧阳磊,你们电影学院里有荷花嘛,会比北大的好看嘛?”
  秋末,冬至
  北京大学的荷花盛开过后的凋零,也就是冬天来了
  北京大学的迎校新生晚会开始了。莫小欣参加了,或许只为在艾利顿学校最后与欧阳磊说的一句话“欧阳磊,你们电影学院里有荷花嘛,会比北大好看嘛”
  离开艾利顿已经有二个多月了,今年她刚满二十。自从在艾利顿填完志愿后,莫小欣就离开那个她呆了十九年的南方海滨小镇,此时此刻的她变得更加坚强,因为没有遵循父母的意愿去国外升学,所以从她踏入北京大学的那一刻,她很多东西要学会自理自给。在北京大学的这二个月内,莫小欣只收到南方小镇的二封信。一封是父母寄给她的,一封是蒋然寄的。蒋然�D�D�D莫小欣在艾利顿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其中的一个,也就是她把莫小欣在艾利顿所有的事告诉了欧阳磊,包括为莫小欣送完伞后而被她父亲辞退的唯一的那个异性同桌的事情,因为蒋然喜欢欧阳磊。莫小欣看完信后,很高兴,因为蒋然通过自己的二次参考,过几天后要入学北京电影学院了。
  与莫小欣在填志愿最后的那道离别后,欧阳磊就没有了莫小欣的任何信息。记得在要离开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天,欧阳磊还是跑回了艾利顿,在无数次徘徊的那个地方,敲响了那个门
  “你好,我是莫小欣的同学,欧阳磊,请问莫小欣在嘛”
  “哦,你就是欧阳磊,小欣,她上周去国外读书了”。
  飞机准时到了,远远的在人群里看到蒋然带着墨镜出来了
  “蒋小然,这里”莫小欣边挥手边叫着蒋小然。叫她蒋小然,是她们二个人的约定,因为最开始她们认识的时候蒋然为了拉近与莫小欣的距离,所以让莫小欣叫她为蒋小然。
  “小欣,好想你哦,终于见到你了,那时以为你在艾利顿离开后,会去国外,没想到你在填志愿的时候,竟然偷偷的填了北京大学,你父亲现在对外人还是说,你还是在外国念书了”
  蒋然,艾利顿以前的校花,身高168CM,完美的体形,再加上又是表演的专业,又是时尚前卫的代表,所以那时都是很多人追求的可遇而可求的对象。莫小欣典型的邻家小女,与蒋然一样的身高与体型,但唯的就是对时尚不感兴趣,因为她的意识里,就是连衣裙加花格子衬衫,永远是她的最爱。
  把蒋然安送到学校后,莫小欣走了。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冬天了,对于即将到来的冬天,莫小欣说不上喜欢与否,因为她知道,来北京过冬可以看雪,而她这二十年来,从没见过雪,所以更多的抱着好奇与期待。北京的秋末夜来的很早,空气中带着寒风的味道,莫小欣一个人走在街上,在路灯的照射下,身影拉得很长,这个时候的她是孤独的,因为北京只有她一个人,能谈心的朋友都没有,蒋然现在来了,可毕竟不在一个学校。人一旦在最冷静的时候,就会想很多,回忆很多,她这时莫名的在问自己如果当初选择去国外学习,现在又是怎么样的光景,又想到了被爸开除的她的同桌,可是样子已渐渐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后面她又想到了欧阳磊,这个在与她相处将近二个月的男生,在艾利顿最后一个入秋的下雨天为自己撑伞的人,现在是在北京的什么电影学院学习,最近还吧!猛然间,莫小欣觉得自己好好笑,才相处二个月的男生,为什么会让自己想念他,她摇了一下头,然后嘲着天空吼着“艾利顿的莫小欣已经不在了,现在是北京的莫小欣,要为自己而活了”
  北京大学的未名湖里的荷花已经都凋谢了,莫小欣每天下课后,都会去湖边坐一坐,因为她以前告诉过二个人,她最想看北大的荷花。
  秋末的北京寒风冷冷,蒋然由于是空手来北京的,所以她的生活用品,她的所有衣服什么的都要去买,这自然让莫小欣作了陪同。
  双休的学校里,显得特为安静,莫小欣与蒋然在电影学院里走着。
  “对了,小欣,你知道我们班的那个欧阳磊嘛,就是在不到二个月就转到我们班的那个高高的男生啊”
  “哦,他,好像有点印象,怎么了哦”莫小欣对欧阳磊有好感,她没对任何人说,因为那时的情况与时间不允许
  “他好像对你有点意思哦,因为他在毕业的时候一直问你的事情了”
  “没有吧,那我怎么不知道,那你没告诉人家吧”
  “呵呵,告诉了一点,你可别怪我哦,反正大家都分开了,我们班除了我,谁都不知道你来北京大学了”
  “恩,是的,对了,包子、大嘴她们都好吧”莫小欣顺便问了一下,艾利顿的其她几个好友
  “包子,进她爸的公司上班,她爸让她给自己点压力,让她减肥成功,然后开始要给她找对象了,大嘴她好像在我们市里上了一所大学,因为她说她的一生都要贡献给我们家乡的”
  “哈哈,一个找对象,一个贡献一生,”莫小欣听着大笑了,莫小欣现在真的活出了自己,想笑的时候,绝不能亏待了自已,想以前在艾利顿是绝对不可以的。
  “对了,小欣,给你说正事,我在我们学校上次看到一个背影好像欧阳磊,只是一追过去,人就不在了,也不知道欧阳磊在北京的什么电影学院”
  “哦,那你没事了在你们学校里多逛一下,或许哪一天又能遇见他了”莫小癫痫病能治好了吗欣故作镇定的只说了这样一句话,可是她的内心却一下子有了点紧张,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她知道蒋然从见到欧阳磊的第一天起,就对莫小欣说过,她喜欢欧阳磊。因为本来,蒋然的大学愿望是上海的电影学院,后面就是听说欧阳磊到了北京上大学,所以她放弃了上海的电影学院而二次申考了北京电影学院,而她这个选择是否与莫小欣的一致,只有莫小欣自己心里清楚。
  逛了一天的街,蒋然真的是时尚的追捧者,把北京的有名的几个购物区倒腾了一圈,收获自然也是不错的,莫小欣什么也没买,在打了一个寒颤时候,还是蒋然买了一件红棉袄送给了莫小欣。
  坐在国贸天阶的最顶楼,莫小欣与蒋然开始了二个人北京的第一次聚餐。蒋然还在为刚才有一件今年最流行的衣服却没有自己喜欢的颜色而气恼。而莫小欣,安静的吃着晚餐,时不时的看着窗外的夜景,北京的夜很美,尤其是那条条车水马龙延伸到极远的地方去,最后消失。此时的莫小欣心里在想:欧阳磊,一个才不到艾利顿二个月的男生,竟让艾利顿最优秀的二名女生为了他而跑到北京这么远的地方来。
  欧阳磊,一个地道的北京人,当初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去了艾利顿,然后报考北京的这所电影学院。现在又回到了从小自己长大的城市里,应该又会过着从前的生活,可是欧阳磊却回来后变了,因为他再不像以前那们高傲,那样桀骜不驯,以前在他的眼里,他是看不上所有身边的人,可是自从去了艾利顿后,他变了,人只有经历了自己以前从没遇到过的才会改变,或许在艾利顿,他心里放进了一个人,所以他也改变了,只是他自己没发觉。
  电影学院对于他来说很熟悉了。每天依旧一个人开着小车去上课,然后一个人开车回家。蒋然那天在学校里看到的身影确实是欧阳磊,只是一下子又走散了,所以她也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他。欧阳磊北京电影学院06级导演系一班学生,蒋然北京电影学院06级表演系一班学生。他们确实是在一个学校。莫小欣北京大学文学院06级汉语言系一班学生。欧阳磊本来是要学表演专业的,可是后面他改变了主义,因为他感觉演员都在走别人为你铺好的路,他不喜欢,他感觉就像艾利顿学校那时的莫小欣。
  北京电影学院的迎新舞会也在秋末冬至的预期当中进行了,蒋然还是凭借她的外表与才华拿到了主持人的职位,自然把莫小欣邀请了过来。舞会在学院最大的音乐厅举行,这里的节目也自然是莫小欣以前在电视上才能看的到的,舞会更请来了一些社会上明星,不像北大的迎新晚会那样,是在大讲堂里面举行的,而且所有的节目都是接近朗诵诗歌,散文什么的,唯一的一个街舞被卡了,理由:影响学校深厚学习氛围。
  所有的新生班级都需要出一个节目,蒋然与欧阳磊都不例外。蒋然当晚是主角,是美丽的,因为她高挑的身材,再穿上晚礼服,活像一个未来的明日之星,而莫小欣还是穿着简洁明了,只是也掩盖不了她清新,纯朴的面孔。一个似花团锦簇的玫瑰,一个似惹人怜爱的水仙,只是每个人欣赏的角度不一样,但唯一肯定的,她们都是为一个人而违背自己最初求学梦而来到北京的,那就是欧阳磊。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本次舞会的最后个节目:音乐剧《你若安好,便是秋天》
  表演者:06级导演系一班全体学生
  导演:欧阳磊
  报完节目后,蒋然呆了一会,过后是一种惊喜与渴望,因为她想难道是另外一个叫欧阳磊的人还是……
  莫小欣没有表情,因为人在达至极度的一种心情时,是显得格外平静,只是平静过后出来的状太,那就是一种极点。
  舞台上表演着:06年的入秋当天,下起了小雨,一个男生在为一个女生撑伞然后离别的时候,男生说“我愿意以后每年下雨的秋天为你撑伞,哪怕你出国了,只是,你别从我的视线里消失就行…………”
  莫小欣哭了,撕心裂肺,她现在才知道她放弃去国外学习的机会是对的…………
  北京的天空开始了飘雪,原来今天是入冬。
  冬末,春至
  冬天的雪花凋零在小欣身上,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与孤独。春天你来了嘛?
  莫小欣一个人逛奔的冲出舞会大厅,眼泪流了下来,或许是苦的,但莫小欣或许尝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北影校园里的金子塔在夜幕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神秘与高大,似乎等待人们去读懂它的心声一样。莫小欣累了,扶在金子塔上,大哭了起来,偶尔路过几个旁人,会停下来看她。暖暖的泪水,流过脸颊,经过雪花的混合,才浸进了她的心里,她才知道,下雪了,原来入冬的第一场雪,竟这样毫无准备的来了,就像她毫无准备的看到了欧阳磊以及他导演的音乐剧:《你如安好,便是秋天》。
  北影学院的迎生舞会,蒋然是幸福的,不光是主持,更重要的是,她看到了欧阳磊,原来他们二个人一直在同一个学校,原来以前蒋然看到的影子就是欧阳磊。
  舞会一结束,蒋然就冲到后台,去找欧阳磊。
  “你好,请问一下,欧阳磊在哪里了?”
  “你就是今晚的主持人,怎么称呼?你找欧阳磊?我告诉你,但是我们得交个朋友”
  “是啊,我们交个朋友,我们就告诉你”
  好几个男生看到了蒋然,都跑过来起哄要求与蒋然交朋友。蒋然不屑的还是继续,因为她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他刚走了,”一个声音窜进了她的耳朵里
  “你就是蒋然吧,我见过,我在Adny的同学留言本里见过你的照片,他刚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
  “你是谁?Adny是谁?”
  “我叫程迪跟Adny是从小长大的,Adny就是欧阳磊,以后你都会知道的”说着程迪就头也不回的开车走了。
  程迪——典型北方人性格的代表:短发、个性直爽,与欧阳磊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逃过课,一起被老师罚过,二个人一起经历了很多的童年往事,一直都像兄弟一样走过来的,再加上她又是中性打扮,所以一般有欧阳磊的地方,就会看到程迪的身影。Adny是欧阳磊他们家族给他的取的名字,可是他不喜欢,因为他排斥家族给他所有的东西,或物,或安排的一切,所以欧阳磊在艾利顿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他的这个英文名字。
  欧阳磊从艾利顿毕业后,就回到了家,而作为家族企业的长子,是不幸的,因为他的人生从一出生就被家里所安排一切,因为他关系着家族的整个兴旺。而跳学到艾利顿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叛逆,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
  蒋然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才三个月没见到欧阳磊,就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关于欧阳磊的事情。冬天的夜晚是寒冷的,并带着一丝丝的凉风,不小心打了几个寒颤之后,蒋然才回过神来,原来已经是午夜十二点。
  自从当天晚上开始,蒋然就一直感冒在床上,莫小欣每次来看她,都从外面煲很多汤上来给她喝,因为只有在南方才能喝到这种味道。
  “小欣,喝你的汤真好,你会一直对我好嘛,”说着蒋然就靠在了小欣的身上。
  “傻小然,放心吧,我会对你一直好的,因为你是我唯一最好的朋友,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就是乖乖喝汤”小欣把蒋然抱在怀里,眼神透过窗户望着外面,有点迷芒鞍山市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
  莫小欣上次在舞会见到欧阳磊的事情,她不敢告诉蒋然,而蒋然也没告诉她。因为莫小欣对欧阳磊的感情是含蓄的,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而蒋然对欧阳磊的感情是众所周知的,所以莫小欣徘徊在欧阳磊与蒋然的这种关系当中,因为她不想失去这二个朋友中的任何一个。
  蒋然放弃上海的电影学院来北京就是为了欧阳磊,所以她决定以后不告诉欧阳磊,莫小欣也在北大上学,让欧阳磊还是以为小欣在国外念学。因为她自认为知道,欧阳磊喜欢莫小欣,而莫小欣对欧阳磊是没感觉的,所以她想只让欧阳磊不知道莫小欣已经在北京就行了。谁知她被莫小欣对欧阳磊含蓄的感情所迷惑了。
  经过一周的休养,蒋然的身体慢慢好了。或许是病后的初愈与小欣送的汤,让蒋然看上去有了一种别样的美丽。06级导演系一班,与她们不在同一栋教学楼。远远透过门,就看到了欧阳磊的身影,冬日里的阳光是温暖和煦的,一丝丝的阳光透过窗户撒播在欧阳磊的身上,似精灵在跃动。
  蒋然想着眼前这个男生,这个让他从小到大唯一心动过的男生,就在眼前,可是这短短的距离,要二个人走到一起,该要付出多大的艰辛,第一个就是莫小欣,她的最好的朋友,如果欧阳磊知道莫小欣在北京,怎么办?所以在爱情面前,蒋然比小欣自私了,因为从这一刻起,她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能跟欧阳磊在一起,那怕失去小欣她也愿意,可是莫小欣却还在徘徊是要欧阳磊还是蒋然之间的这种选择。
  在艾利顿的时候,说不上好欧阳磊对蒋然的感觉是什么,因为二个人那时都是为了莫小欣而经常呆在了一起,所以有共同话题,也偶尔简单的吃个饭,可是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子,如果二个人没有交点,再怎么走下去也都是平行线,所以欧阳磊,就是简单的朋友感情。可是在喜欢一个人的面前,很容易把事情带着有色眼睛在看,就像蒋然。
  北影冬天的校园显得寂静与安详,所有的树木都落叶已尽,天空总是会飞过乌鸦,来打破这分安宁。
  “欧阳磊,真的是你,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我来北影会寻找到你,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三个月不见,一切都好吧”
  “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你不是报考的上海学校嘛?毕业后,你有与莫小欣联系嘛?”
  “如果说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你,你信嘛?”蒋然开玩笑的说了一下,但是她心里却是认真的
  “呵呵,为我?那以后,好好带你玩一下北京”记得那时在艾利顿,除了与莫小欣说过话,蒋然是与欧阳磊在一起最长的女生,曾经艾利顿还有流言说‘欧阳磊与蒋然在一起了’说实话,如果真的那时在一起,真的是让很多羡慕的。
  “蒋然,你可以我一个忙?如果你回家你帮我向小欣他父母要她在国外的联系方式,因为我有些话要说给她听”蒋然听到这里的时候静了一下,或许是内心有一点的不安,可是她还是及时故作坚定地说
  “好的,没问题,如果知道了她的任何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那你得怎么报答我”
  “你可以提一个要求,我或许可以满足你”
  “欧阳磊,欧阳磊,这里”程迪在远处叫着他,因为他们二个人约好,下午要出去办点事情。
  望着欧阳磊远走的身影,蒋然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丝快乐。至少欧阳磊欠她一个要求。
  连续一二周,莫小欣都想去找蒋然,可是蒋然都说有事情而婉拒了小欣
  “小欣,今天不能陪你去看画展了,因为我们下午有表演戏要上,听说来的老师有一部大片现正在各大卫视热播了”
  “哦……那你得认真听课,好好领悟明星的风采,我就一个人去看画展吧”
  小欣带着一点失望的心情,独自一人走在校园里,画展她没去,冬日里的未明湖畔显得有点小,因为湖边所有的东西都已凋谢,荷花早已被淹埋在冰里很久了,或许等待明年的吐绿。
  自从上次舞会在很远的地方望见过欧阳磊,距现在有一个多月了,或许二个人本来就一直是没相遇的机会,如果二个人相遇了,那蒋然怎么办,会恨我嘛。
  “莫小欣,你明知道,我在艾利顿见到欧阳磊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他了,而且放弃上影来北影也是为了他,而你一开始就告诉我对他是没任何印象的,怎么现在二个人竟然在了一起,你对得起我嘛”莫小欣的耳朵里一下子莫名的传来了蒋然这样的声音。
  “小然,你可知道,我在第一眼看见欧阳磊的时候,我也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放弃去国外的机会,也是为了欧阳磊,我为了他对所作的牺牲并不比你小啊,只是我没对任何人说,我说我对欧阳磊没有任何印象也是假的,你会理解嘛”莫小欣的心里一下子有了委屈的想法,她好想早点告诉蒋然这一切真相。怕以后,如果她与欧阳磊在一起了,减少蒋然对她的恨,。
  莫小欣不敢再往下去想,她很矛盾。
  乌鸦飞过天空,寒风刮过,莫小欣一下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猛然间好想回到艾利顿,因为在那里至少她会偶尔遇见欧阳磊,而现在她知道欧阳磊,却不敢去找他。
  当天蒋然第一次对小欣撒了一个谎,因为当天她是与欧阳磊、程迪出去玩了,坐在欧阳磊的车子里,程迪一个人带着MP4在听着最新流行的歌曲,而蒋然却心里静静地想着眼前的这个男生:什么时候他能忘掉莫小欣,与自己在一起,欧阳磊什么时候能明白我的心。车子在马路上缓缓而行,蒋然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这样子就可以多近距离的偶尔观注一下欧阳磊。
  欧阳磊只是想作为东道主一样,把蒋然与程迪当作一类朋友这样带她们去北京游玩一下,却让蒋然又误会了。这样的误会给让蒋然了多一些希望,却为以后的伤害与莫小欣的不忍多了一层枷锁。
  冬雪续下,给整个北京都盖上一层白色的银装。寒冷包围着整个城市,期待春天你来了嘛?
  春末,夏至
  未明湖畔的荷花终于盛开,似绚烂。原来夏天过后就已是秋天.
  那天欧阳磊带着蒋然与程迪逛了一个下午的街,从前门到王府井,从后海到铜锣古巷,每次的热闹过后,都隐藏着点点滴滴的不和谐的气氛,或许是程迪只顾一个人听着音乐,或许是蒋然想使劲的找话题去与欧阳磊聊天。可是欧阳磊的眼神里总是透露一点点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有时在盯着眼前的这个小孩看,或许心里在想:莫小欣你是在哪里,你一个人在国外生活得都好嘛?雪花夹杂小雨点慢慢落了下来。北京的春天偶尔会飘雪,或许是春天迟迟最后的一场,有点晚。
  春天和煦的微风还是姗姗来迟,莫小欣退却了蒋然送她的红色棉袄,又穿上自己风格的花格子小外套。几个多月没见蒋然,她过着一个人北京的生活,变得了更加文静。国语文学就是适合她这种女生去修习,至少从她质朴与文静的外表来看。莫小欣每天与舍友几个人准时上课,准时下课,准时休息,这就是三好学生的状态,她一直都在坚持着,因为在艾利顿她所有的良好生活与学习习惯都带到了北大。自从这次寒假与蒋然一起回家后,她就很少再见蒋然了。寒假她去过一次艾利顿,去过一次艺校楼的楼顶,似乎与欧阳磊在楼顶的所有相见与对话的情景都在她的脑子里过了一遍:
  “莫小欣你好,我是欧阳磊,43班第一排第五桌
  黑龙江治癫痫正规的医院在哪……………
  ……………”
  未明湖畔的冰雪早已融化,清澈的湖水流趟在湖里最静谧的地方,只是新嫩荷花并未露出水面,或许在等待时气。
  “小欣,你在北京没有其他朋友嘛,有时间可以去逛一下,”小欣的舍友问她
  “有,只是她最近比较忙,对了,你男友等一下接你下去哪里”
  “恩,等一下他陪我去公园转一下,听说那里的花开得很盛”
  “对了,小欣,我们班有好几个男生对你有意思,你怎么对人家没意思是吧”
  “现在谈恋爱有早吧,再说我想毕业参加工作后,再找对象”
  “那也是,谁叫你成绩这么好,我要先走了,我男朋友在催了”
  小欣一个人默默的在校园里走着,北大的校园里显得古木沧桑,似年轮已久,似文化底蕴深厚,五月柳絮随风而飘,像蒲公英一样,在天空到外盘旋,似乎在寻找自己最好的归宿。再有几个月就是一年了,与欧阳磊毕业后的分离就是一年了,小欣在盘问自己,到底怎么了,与欧阳磊在艾利顿又没发生什么,可以说任何一方都没表白过,现在自己到底怎么了。少女的情怀似春天的柳絮,温文而生,挡也挡不住。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未明湖畔,波澜不依的湖水荡漾在湖里最深处,湖里的鱼儿,清晰可见,偶尔会跃动水面,乌鸦依旧在天空盘旋,只是此是列更了其它的一些候鸟,掠过天际。湖边多了一对对情侣,或许他们在晒太阳,或许他们也在欣赏湖里的景色,荷叶已慢慢长出水面,鲜嫩的,似很脆,让人只想轻轻抚摸一下。
  “小然,你在的嘛?”小欣还是拿起了手机打了电话给蒋然
  “小欣,是我,你现在一切都好吧,最近我忙着要上表课,可能没机会陪你玩了,有时间我再打给你”说着蒋然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的那一头,小欣听到了一个似很熟悉的声音
  “蒋然,你快点,程迪在等我们了”没错,欧阳磊,是欧阳磊的声音
  我天真的以为,蒋然不知道欧阳磊也在北京电影学院,就算她知道她也会告诉我的,没想到她没有,她明知道欧阳磊喜欢我,可是她还是在与他交往,而我却一个人静静的欣赏着这份孤独,一个人徘徊在是否要去找欧阳磊的决定。小欣哭了,第二次为这个男人,而让自己又流下了眼泪。
  六月的属于蠢蠢欲动于动的季节,过了冬后的所有万物都想舒展筋骨。北大与北影的新生校谊活动在酝酿了半年的时间后,还是如期举行。
  蒋然有点兴奋与紧张,因为欧阳磊是这次电影学院的主要策划人,莫小欣会不会有节目,如果有,那他们会相遇嘛?
  “小欣,我是小然哦,好久不见,明天的联谊舞会,你会来不”
  “小然,我好想见你哦,可是我身体不舒适,可能来不了,你有什么节目表演?”
  “我,这次还是主持人,只是你可不到我,好可惜,那你这次在好好养身体,等几天我也来烫给你喝”
  小欣第一次对蒋然撒谎了,那天她是要出席的,而且也是有节目的,而她们出演的节目就是舞台剧《那些年我也暗恋过你》,表演的的大致内容是小欣出于很多原因要含蓄的拒绝一个喜欢自己的男生,而她对这个男生也是有好感的。
  流光溢彩,暇光璀璨。每一届联谊晚会在各界名流的赞助下,都是搞得相当隆重,因为这可以说是未来之星与未来骄子的一次大联欢。接送校车在北大校门口准时候命已久。
  “小欣,今天你真漂亮,你今天表演的节目可是我们北大这次的压轴节目”
  “你们也挺漂亮的,听说你们要表演反串,那很是期待”
  “哈哈,是的,我们要表演一个反串”
  “…………”
  夜幕拉下帷幕,车子缓行在北四环上道,路灯亮呼呼的延伸在最远深处,六月的北京,在六点时分还是进入了夜。
  “北影真漂亮”很多北大学生由于是第一次过来,都感叹北影的校园的风光,都在舞会开幕之前去逛去了
  “小欣,你不去找你的朋友嘛?她不是这里的学生嘛?”
  “哦,我不去了,她今晚很忙,你们去走走吧,不过得早点回来哦”
  同学们都走了,小欣一个人徘徊了一下,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金子塔这里,想着去年冬天在这里哭过的情景,这次或许她会变得坚强,因为她有了经历就有成长。
  晚上七点一刻,舞会准时开始,一切准备都已妥当。灯光、射影、音乐、入场嘉宾都已就位。
  欧阳磊在幕后通过视频要掌控这舞会的所有流程,程迪就在欧阳磊旁边听着MP4,而蒋然在确认最后的服装与台词后完毕后,舞会进行了。
  当晚烟火似星光耀眼,所有人群都在和谐的音乐下逛欢舞动,似曼妙的音乐下跃动的音符,似香槟美酒下灵动的珍珠。北大才子都换上精致的礼服,一改往日的质朴,但举止间仍能感受到他们的一点不自在。而北影的学子则轻松自如的流窜在舞会的任何一个脚落,因为他们是东道主。欧阳磊当晚很忙,因为他一不小心,就会让舞会整个流程上出错,蒋然则还是一如既往的发挥自己的主持天分,只是这次似乎更加干练与优雅,或许她想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表现给后台的欧阳磊。
  晚上21点一刻,晚会已进入高潮,表演节目都如火如荼在举行。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节目:舞台剧《那些年我也暗恋过你》
  表演者:莫小欣、***、***、…………。
  表演在和缓的音乐中进行,报幕后的蒋然惊呆了,一下子不知所措,因为她知道幕后的欧阳磊肯定也知道了这一切,而莫小欣却在自如的表演,演得很真,或许她想把自己很真实的想法直接发泄出来,但是她不知道欧阳磊在后面,如果在的话,她期待欧阳磊能看明白自己的心意。
  北影校园的金子塔永远是最好去发泄情绪的地方。程迪抵住欧阳磊的岗,蒋然来到后台的时候,欧阳磊跑出去了,所有的一个焦点都是莫小欣,可是她却不知道。欧阳磊跑到金子塔前,嗷嗷大哭,在空矿的星空下传得很深深,只是莫小欣听不到。
  “莫小欣,你不是去国外了嘛,你这算什么”
  蒋然听沿着欧阳磊的声音跑找到了他
  他看到欧阳磊哭的那么伤心,跑过他身旁,用力抱住眼前这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可是欧阳磊却用力甩开
  “你知道一切,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道我从艾利顿就喜欢莫小欣,你为什么,为什么”
  “我告诉你,小欣在北大,可是她不喜欢你,我从艾利顿也就开始喜欢你了,我又该怎么办”
  “可是从小欣的眼神里看得出,她时对我有意思了,你不懂,你不懂,你真的不懂”
  …………
  空旷的校园里传出这样的声音,注定是一个焦点。北大的校车缓缓驶过金子塔,
  “大家快看,那不是今晚的主持人嘛”
  车内所有目光都聚焦在了金子塔那里,也包括小欣看到了一切。
  车子停了下来,一个人带着自己所有委屈的眼泪冲了下去
  …………
  九月天空显得格外湛蓝,太阳普照着大地,暖,有一点。北大的荷花盛开的格外鲜艳,二个人都依偎在湖边,欣赏着这期待已久的景色。

上一篇:建设企业文化的意义是什么

下一篇:我只是一只失宠的太阳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