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极限杀戮 >

难忘的乡村小学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激情接触网

  1962年秋天困难时期还没有过去,停办的中学没有恢复,县里开会,点名批判了几位“攻击三面红旗”的右倾分子;印象最深的是宣传部长讲的;“四川有两条河,叙永有两个天,都是右派闹翻天,夸大人为灾害,污蔑一大二公……”(四川的两条河指五七年打成右派的流沙河,石天河,两位都是有名的诗人;叙永教育界的两个天,一个是李天翔,一个是毕天明。两个都是教育上的佼佼者,五七年划成右派不服,又讲些自然灾害非自然,到处都有被饿死的人,因而成了反右倾的典型。)那时我等社会阅历肤浅,又都是接受马列主义正面教育的共青团员,思想很单纯,一切听从党安排。组织上讲;自然灾害一定会很快过去,我们要解决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希望有一批中学年轻教师到基层,去加强小学教育,提高质量。因为自己从教在高完中,按理可以任意选择条件好的城区学校,但是我却当了傻子,选择了一所乡村完小。这所学校在永宁河畔的麦地公社,名叫“中华山小学”听这个名称就有点意思,加之在那里当头的主任是我的师兄,他告诉我一个秘密;学校四围农户稀少,大量的土地没人耕种,前几年老师们就悄悄地种粮食种蔬菜,最困难的60——61年,大家靠着自留地里收获的红苕,玉米蔬菜过日子,肚皮没有挨饿,还把计划供应的粮食节约下来支援家里。这番话委实打动了我的心,只要吃的问题解决了,生命保得住,其余的一切都可以慢慢来,这是我决定去乡村小学的一个动因。其次是因为还没有结婚没有成家,一个单身汉,没有思想负担,去就去吧!

  还有一个不明不白的内部消息,说那里没有校长,放我去是当领导。我是半信半疑,自己明白,刚教书一年就去地区进修,老师都没有摸着道道,有什么本事当校长?只有把这当着传闻罢了。

  学习结束后三天新学期就开学了,收拾起自己的行装,简单的衣服被盖,生活用品和书箱,一条竹扁担挑在肩上就是家,过了永宁河下游的余家渡,沿着一条坎坷不平的石板路,走了20多华里去到华山小学。学区的老师们早已到齐了,大家热情地迎接我这位从高完中学下放的新老师,有的倒茶,有的帮我安排寝室,中午用菜牙祭接待了我。主任悄悄告诉我,前一阵说是要调你来当校长,通知一直没发,也许是变卦了,你就安心来教五年级语文当班主任吧。这样一讲,我的心反而更踏实了,因为自己明白还不是当校长的料,除了年轻幼稚还有一个不言而喻的原因是家庭出生不好。

  这里确实是一所偏僻荒凉的乡村学校。校舍是古庙宇改建的,黄泥土墙,小青瓦,简陋的教室,围在两个长条天井的四周,教室里全是丈余长的桌椅板凳,地面坑坑洼洼,四面都可通风。教师住的小寝室,除了放张床一张办公书桌,没有第二个人的坐位了。我的寝室在一个鸽楼式上的屋子里,用小方桌办公。每个老师发一盏煤油灯,每月每人供应煤油一斤,作业只能白天抓仅批改,晚上只有早早安睡。

  华山小学背面有一大片马尾松林,不时都可以嗅到一阵阵油松的清香味,入夜松林里发出沙沙的松涛声,有时大风凑起松林里传来汹涌澎湃的声音,令人心悸。校门前面有一条小溪,常年都有潺潺流水,小溪上有一道不高的咸阳市癫痫病知名专家堤坝,侧面安装了一台水磨,供人们磨面,没有专人管理,也不收费,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白天晚上,水磨都在吱呀吱呀,悠哉悠哉不停地转动,不知休息,也不知劳累,真令人感动。

  学校里只有十来个老师,请了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当炊事员,逢三,六、十赶场老头要步行十五华里,到集镇上去买菜,买米,买三天需要的生活用品,给老师们交信,取信件报刊,非常辛苦。那时我的心上人在重庆巴南,我们每周至少要写一封信,所以每次工友回校,都希望有信,像给我带来了希望,带来了情人的心声。我在学校里年龄是最小的,工龄是最短的,大家对我都很关照。他们自留地里收获的落花生,煮在桌上大家吃,他们种的红薯随我去选择,大家在一张破烂的长条桌上吃饭,分饭不分菜,有点点好吃的,大家都来品尝;吃的东西虽然很单调但是彼此很和谐,完全像一家人那样。几个月过去了,环境开始熟悉了,学生们陪着我去家访,渐渐认识了家长,和周围的农民也开始有了交情。山里的民风很纯朴,家长非常尊敬老师。开学不久就到了中秋节,不少孩子从家里带来糍粑,板栗,花生给老师送节,都把学生送的礼物拿到餐桌上大家品尝。

  学校里的几位女老师都已结婚成家了,不过她们都还是牛郎织女,天各一方,只有寒暑假才能相会。我们三个年龄不相上下的男士都是没有成家的光棍,是一个团小组成员,闲称“哥三好”。晚上我们就在一起讨论读书心得,讨论人生,讨论未来,星期天我们就到集上书店里买书,有时跑几十里去看电影,那时能够在乡间看一场路天电影,都简直是一种奢华,一种莫大的享受。

  乡村小学的冬天,日子特别难过,孩子们上学时就沿路拣些干祡带到学校,给老师们烤火,最冷时候晚上大家就在过道上烧祡火取暖,多数时候就龟缩在被窝里熬到天明。

  三年自然灾害还没有恢复元气,教育的管理还没有理上路子。乡村小学的教育完全凭老师们自己的良心去教,没有人听你的课,没有教研活动,我这个教过中学的老师,也不知道对与否,反正各自把娃娃们管好,没有人逃学,没有家长找上门问事就行了;把课本讲完,期末考试,多数学生能够及格,教学任务就算完成了。

  转眼就到了期末,和千里之外的恋人商定,春节把终身大事办了,因为我们都已经二十四、五符合晚婚年龄了。大年初一去到重庆北碚,说起结婚什么也没有准备,那年头每人只发1.8尺布票,两个人的计划只能逢一条裤子,新衣服也逢不上一件;微薄的一点工资能做些什么?好在在北碚有亲人叔父母,一家人在北泉的餐厅里花10元前办了一桌简单的席,没有酒,也就算是婚庆了,那年头回忆起来真的十分寒酸,不过清贫又传承了一种美德。我们的蜜月,只是在山城逛了几圈,便送新婚的她回到了姜家学校,我依旧回到了那所偏僻的乡村小学。

  新的一年开始了,组织了家庭心里既踏实了许多又频添了许多思念和牵挂。学校的同事们合伙给买了一个保温瓶,一个洋瓷盆算是对我结婚的赠礼,我带回了一些糖果,几包香烟,周前会办个小招待,也算是答礼了吧。

  开学不久,《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  1962年秋天困难时期还没有过去,停办的中学没有恢复,县里开会,点名批兰州小孩癫痫医院判了几位“攻击三面红旗”的右倾分子;印象最深的是宣传部长讲的;“四川有两条河,叙永有两个天,都是右派闹翻天,夸大人为灾害,污蔑一大二公……”(四川的两条河指五七年打成右派的流沙河,石天河,两位都是有名的诗人;叙永教育界的两个天,一个是李天翔,一个是毕天明。两个都是教育上的佼佼者,五七年划成右派不服,又讲些自然灾害非自然,到处都有被饿死的人,因而成了反右倾的典型。)那时我等社会阅历肤浅,又都是接受马列主义正面教育的共青团员,思想很单纯,一切听从党安排。组织上讲;自然灾害一定会很快过去,我们要解决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希望有一批中学年轻教师到基层,去加强小学教育,提高质量。因为自己从教在高完中,按理可以任意选择条件好的城区学校,但是我却当了傻子,选择了一所乡村完小。这所学校在永宁河畔的麦地公社,名叫“中华山小学”听这个名称就有点意思,加之在那里当头的主任是我的师兄,他告诉我一个秘密;学校四围农户稀少,大量的土地没人耕种,前几年老师们就悄悄地种粮食种蔬菜,最困难的60——61年,大家靠着自留地里收获的红苕,玉米蔬菜过日子,肚皮没有挨饿,还把计划供应的粮食节约下来支援家里。这番话委实打动了我的心,只要吃的问题解决了,生命保得住,其余的一切都可以慢慢来,这是我决定去乡村小学的一个动因。其次是因为还没有结婚没有成家,一个单身汉,没有思想负担,去就去吧!#p#分页标题#e#

  还有一个不明不白的内部消息,说那里没有校长,放我去是当领导。我是半信半疑,自己明白,刚教书一年就去地区进修,老师都没有摸着道道,有什么本事当校长?只有把这当着传闻罢了。

  学习结束后三天新学期就开学了,收拾起自己的行装,简单的衣服被盖,生活用品和书箱,一条竹扁担挑在肩上就是家,过了永宁河下游的余家渡,沿着一条坎坷不平的石板路,走了20多华里去到华山小学。学区的老师们早已到齐了,大家热情地迎接我这位从高完中学下放的新老师,有的倒茶,有的帮我安排寝室,中午用菜牙祭接待了我。主任悄悄告诉我,前一阵说是要调你来当校长,通知一直没发,也许是变卦了,你就安心来教五年级语文当班主任吧。这样一讲,我的心反而更踏实了,因为自己明白还不是当校长的料,除了年轻幼稚还有一个不言而喻的原因是家庭出生不好。

  这里确实是一所偏僻荒凉的乡村学校。校舍是古庙宇改建的,黄泥土墙,小青瓦,简陋的教室,围在两个长条天井的四周,教室里全是丈余长的桌椅板凳,地面坑坑洼洼,四面都可通风。教师住的小寝室,除了放张床一张办公书桌,没有第二个人的坐位了。我的寝室在一个鸽楼式上的屋子里,用小方桌办公。每个老师发一盏煤油灯,每月每人供应煤油一斤,作业只能白天抓仅批改,晚上只有早早安睡。

  华山小学背面有一大片马尾松林,不时都可以嗅到一阵阵油松的清香味,入夜松林里发出沙沙的松涛声,有时大风凑起松林里传来汹涌澎湃的声音,令人心悸。校门前面有一条小溪,常年都有潺潺流水,小溪上有一道不高的堤坝,侧面安装了一台水磨,供人们磨面,没有专人管理,也不收费,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白天晚上,水磨都在吱呀吱呀,悠哉悠哉不停地转昆明癫痫治疗好医院动,不知休息,也不知劳累,真令人感动。

  学校里只有十来个老师,请了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当炊事员,逢三,六、十赶场老头要步行十五华里,到集镇上去买菜,买米,买三天需要的生活用品,给老师们交信,取信件报刊,非常辛苦。那时我的心上人在重庆巴南,我们每周至少要写一封信,所以每次工友回校,都希望有信,像给我带来了希望,带来了情人的心声。我在学校里年龄是最小的,工龄是最短的,大家对我都很关照。他们自留地里收获的落花生,煮在桌上大家吃,他们种的红薯随我去选择,大家在一张破烂的长条桌上吃饭,分饭不分菜,有点点好吃的,大家都来品尝;吃的东西虽然很单调但是彼此很和谐,完全像一家人那样。几个月过去了,环境开始熟悉了,学生们陪着我去家访,渐渐认识了家长,和周围的农民也开始有了交情。山里的民风很纯朴,家长非常尊敬老师。开学不久就到了中秋节,不少孩子从家里带来糍粑,板栗,花生给老师送节,都把学生送的礼物拿到餐桌上大家品尝。

  学校里的几位女老师都已结婚成家了,不过她们都还是牛郎织女,天各一方,只有寒暑假才能相会。我们三个年龄不相上下的男士都是没有成家的光棍,是一个团小组成员,闲称“哥三好”。晚上我们就在一起讨论读书心得,讨论人生,讨论未来,星期天我们就到集上书店里买书,有时跑几十里去看电影,那时能够在乡间看一场路天电影,都简直是一种奢华,一种莫大的享受。

  乡村小学的冬天,日子特别难过,孩子们上学时就沿路拣些干祡带到学校,给老师们烤火,最冷时候晚上大家就在过道上烧祡火取暖,多数时候就龟缩在被窝里熬到天明。

  三年自然灾害还没有恢复元气,教育的管理还没有理上路子。乡村小学的教育完全凭老师们自己的良心去教,没有人听你的课,没有教研活动,我这个教过中学的老师,也不知道对与否,反正各自把娃娃们管好,没有人逃学,没有家长找上门问事就行了;把课本讲完,期末考试,多数学生能够及格,教学任务就算完成了。

  转眼就到了期末,和千里之外的恋人商定,春节把终身大事办了,因为我们都已经二十四、五符合晚婚年龄了。大年初一去到重庆北碚,说起结婚什么也没有准备,那年头每人只发1.8尺布票,两个人的计划只能逢一条裤子,新衣服也逢不上一件;微薄的一点工资能做些什么?好在在北碚有亲人叔父母,一家人在北泉的餐厅里花10元前办了一桌简单的席,没有酒,也就算是婚庆了,那年头回忆起来真的十分寒酸,不过清贫又传承了一种美德。我们的蜜月,只是在山城逛了几圈,便送新婚的她回到了姜家学校,我依旧回到了那所偏僻的乡村小学。

  新的一年开始了,组织了家庭心里既踏实了许多又频添了许多思念和牵挂。学校的同事们合伙给买了一个保温瓶,一个洋瓷盆算是对我结婚的赠礼,我带回了一些糖果,几包香烟,周前会办个小招待,也算是答礼了吧。

  开学不久,《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  刊发了雷锋日记和长篇报道,刊发了毛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年轻人思想敏感,团支部组织学习讨论,我们哥三好成立了学雷锋小组,并在学生中开展学习雷锋活动。农村娃娃思想纯真,也很听指挥,率先在班聊城羊羔疯临床治疗方法上组织学习雷锋日记,抄写格言,写心得体会;组织学生为学校打扫环境卫生,平整坑坑洼洼的地面,修理破烂的书桌凳,给附近的五保老人挑水送祡,一时间班上学生的行动带动了其他班级,影响到学生家长。一股学习雷锋的热潮在乡村学校兴起,学生的学习进步了,作文水平也提高了。自己的思想也发生了很大变化,雷锋成了学习,工作,待人处事的标尺。人,活着就要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钻一行,学习上要有钉子精神,助人为乐,吃苦耐劳,先人后己,不怕吃亏,敢当革命的傻子,人民的老黄牛……学习雷锋,确确实实,让同时代的年轻人思想引起极大的共鸣。记得曾写了一篇题为《我情愿当革命的傻子》内容大概是“下放时,去不选择条件好的城市学校,自愿到山村小学任教,有人说我是傻子,为了农村孩子,我情愿当这种傻子。”几百字的短文在中国青年报上登载了,很快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十多位同龄朋友的来信,有解放军,有小学教师,有大学生,一一作了回复,同他们交流了学习雷锋的体会,慢谈了对人生的看法,对青年人理想信仰,前途命运的看法,从中受到了极大的启发。那时,心里真的像升起一团火,自觉学习,不怕吃苦,走到哪里好事就做到哪里,人的精神面貌确实发生了很大改变。有一次脚穿草鞋的文教科乔科长和视导室王主任来学校检查工作,听了我的课,看了学生写的作文,开了座谈会,听了汇报,充分肯定了我的作法,表彰了学雷锋,见行动的事迹和精神。学区开会,学校和我个人都受到表扬。没有想到,乡村小学学雷锋也得到了主管部门的如此重视。另一个收获是自己的写作,在学校是曾经理想当作家,诗人,经常给地级报刊投稿,有时也写些通讯报道。这一年有十多篇豆腐干文章和几首小诗在宜宾日报《金沙》副刊发表,还被评为模范通讯员,收集整理了几十首民间山歌,文艺创作上,绽放了几朵小花,但必定功底不深,缺乏文学基本修养,一个人悄悄写,闭门造车,没有多大进步。这一年过得艰难,也还愉快,受到了锻炼,这所偏僻的乡村学校,留下了我的汗水和辛劳,留下了我的苦闷和欢乐,留下了我的忧思与梦想;这一年也是我成家和人生的转折点,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p#分页标题#e#

  次年我被推荐为青年教师有突出表现的代表,参加了县上教育和调资工作会,破格晋升了两级工资享受行政24级。新婚后半年爱妻就由重庆大城市调到了山区,小窝还没有筑好,忽然又得到调令去文教科了视导室报道,不久因工作需要又去了实验小学任教,既然是学习雷锋的先进,个人只好服从组织,一切听从党安排。爱情虽然变成了家庭,但家又被分散,夫妻仍旧过着两地分居的行者生活,爱情终于开花果,有了心爱的孩子。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经历了风风雨雨,沧桑岁月,花也凋谢鬓已秋,人老步入黄昏时,但是雷锋仍然在我的心中。因为我们和雷锋是同时代的同龄人,他是60年代树立的一个典型,一个榜样,曾经教育激励过千千万万个青年,雷锋精神是那个时代需要的精神因为他是一代青年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取向。时代不同了,但是雷锋的思想和精神仍然没有过时,应当赋予新的内涵。

  忘不了那所乡村小学,忘不了远去的时光,忘不了曾经学习崇拜过的雷锋和他的精神!

上一篇:我们就需要这样的人_故事

下一篇:甘蔗发展之路漫漫其修远兮_散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